弟弟出生 女儿抱着爸爸大哭
  • 2018年07月27日 http://www.js0573.com 信息来源:都市快报

  那天深夜,5岁的女儿突然抱着自己大哭的时候,吴凡心都化了。他第一次这么深刻地体会到女儿对父母是如此地依赖,而自己仿佛让她受了委屈。

  今年6月,二宝出生。二宝是个男娃,和女儿凑成了一个“好”字。吴凡在儿女双全的幸福中没有沉浸多久,反而有点不知所措了。

  7月22日,二宝满月。回忆起这一年多的心路历程,吴凡感慨万千。

  生还是不生

  吴凡今年38岁,嘉兴人,但在温州工作、结婚、买房安了家。

  2016年1月1日,全面放开二孩。一时间,吴凡的朋友圈里都是关于二孩的话题。最多的就是,生还是不生?

  生不生二孩,最纠结的要数吴凡这一代人:生于70末和80初,年龄三四十岁。上有老下有小,父母年迈,有些大宝都已经十几岁了,和小的明显有代沟。再生一个,就像在已经逐渐走向平衡的天平中加入一颗石子,推倒重来。

  吴凡属于“不生派”。压力不仅来自经济上,更多是精力上。

  2013年,女儿出生,由于双方父母抽不出时间,妻子辞了工作在家带娃。

  好不容易女儿5岁了,稍微轻松点了,接下来妻子可以有自己的事业,一家人也有条件出去旅游旅游了,而如果生了二宝,又得回到从前一把屎一把尿的日子。

  可是,家里其他人并不这样想。

  尤其是妻子很想再要一个,她觉得孩子有个兄弟姐妹,将来可以互相扶持。老家的父母虽然没有明说,但也明显还是想要个孙子的。

  于是,吴凡用起了“拖”字诀。二孩刚放开那两年,他说现在正值二孩生育高峰,孩子将来学习、就业压力大。后来他又说,现在社会压力大,经过统计身边大多数人都不敢生,自己部门只有一个同事生了二孩。

  最终让吴凡改变想法的,是女儿的态度。女儿很活泼,特别喜欢有人每天跟她在一起玩。女儿尤其喜欢比她年幼的孩子,每次看到别人抱在手里的婴儿就挪不动步,一定要上去抱抱。“我想要自己的弟弟妹妹!”女儿的哭闹让吴凡找不到理由拒绝。

  担惊受怕

  妻子比吴凡小1岁,去年36岁,属于高龄产妇。其实当初不想生二宝,吴凡也有心疼妻子的成分:高龄产妇更容易有妊娠高血压等并发症,加上头胎是剖腹产,吴凡总是放心不下。

  高龄产妇生下唐氏儿等问题婴儿的几率更大,今年2月,为了更准确地排畸,怀孕的妻子去温州中心医院做羊水穿刺。

  一根长长的针穿过子宫刺进羊水里,疼痛是次要的,关键还有几率流产,想想都害怕。吴凡特别不喜欢陪妻子去医院检查的感觉,担心那未知的结果。

  所幸一切顺利。

  今年6月中旬,预产期前一个星期,妻子住进了温医附二院待产。

  温州人扎堆在温医附二院生孩子,平时床位特别紧张,二孩高峰期有时连走廊都躺不下。

  吴凡特意做了功课,“单人的VIP病房2000多元一天,生个孩子住院费差不多就要1.5万元,挺贵的。三四个人的病房太挤,双人间相对最划算。”夫妻俩盘算着,如果有双人间就住下,不然就去VIP病房。

  有点出乎意料,妻子当天就住进了双人间。“二孩高峰期已经过了,想生的基本都生了,今年比去年空了很多。”护工阿姨说。

  温医附二院有个护工群体,在二孩高峰期护工人数也达到了高峰。照料吴凡妻子的护工阿姨是永嘉人,做护工十几年了。

  阿姨人勤恳,过年的时候,不少护工都回家过年了,但二孩爆棚人手根本不够。“我就一个人照顾4个产妇,拿4份钱,过个年赚好几万。”她说,产房的护工其实也是个高收入群体。

  和吴凡妻子同病房的产妇是个80后,女儿已经上小学三年级了。

  由于高龄等原因,胎儿不稳,长期住在医院里保胎。疼痛、鼻孔流血、胀气……她说她是拼了自己的命去挽留一个新的生命。

  回不去的过去

  由于头胎是剖腹产,这次也只能剖腹产。

  6月下旬,妻子的肚子上又挨了一刀,是男孩,7斤多。

  坐月子的事,吴凡考虑再三,还是决定让妻子在娘家坐,毕竟如果婆婆来照顾,生活饮食习惯不同,难免会有不愉快的地方。

  于是,他开始了每天开一两个小时的车,往来于自己家、单位、女儿幼儿园和丈母娘家之间……生活节奏完全被打乱了,以前两个照顾一个,现在变成一个照顾三个。

  他原本担心疲于照顾二宝,结果发现最棘手的反而是大宝。

  今年上半年,离二宝出生的日子近了,她把女儿的培训班从8个压缩到了只剩画画一个。

  “爸爸,我想去上跳舞课!”“爸爸,妈妈为什么不来接我?我想妈妈了。”

  女儿总是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吴凡想尽办法解释,说妈妈给弟弟喂奶,说爸爸没那么多时间接送,说你是大姐姐了,要学会照顾自己。

  他甚至不敢太强调弟弟,避免让女儿认为是弟弟占用了爸妈的时间。

  生二孩前,吴凡看了不少育儿书,身边也有朋友因为生了二孩,儿子几个月不跟他们说话的例子。

  他想避免女儿对弟弟产生排斥感。

  其实女儿是很喜欢弟弟的。弟弟刚出生她就抢着抱,放学了就先去看弟弟,唱歌、讲故事给弟弟听。

  但女儿出现了几年来的第一次尿床。

  “你们都不爱我了,不要我了!”她开始故意跟大人作对,大哭大闹。

  有一天深夜,吴凡和女儿单独在家睡。

  女儿突然抱着他大哭起来,吴凡问她为什么哭,她边抽泣边说,“以前妈妈每天在房间里看我睡着,然后出去。我醒来,走到房间外面,妈妈就会张开手臂跟我抱抱。那样的日子再也没有了!”

  吴凡听得眼圈都红了。这跟自私无关,她只是怀念那种温馨。

  吴凡跟妻子商量,这样下去不行,得尽快让女儿的生活恢复常态。在丈母娘家才待了20来天,吴凡就把妻子接回了家坐月子。

  在家里,妻子可以经常跟女儿说说话,让女儿感受到妈妈的关心。女儿也能参与照顾弟弟,打打下手。

  从三口之家,变成四口之家,虽然每个家庭成员的角色在转变,但大家都在努力适应。吴凡说,他庆幸当初做的决定,有句话说得好,“父母最重要的不是给孩子留下银子和房子,而是给他留下一个亲人。”

嘉善在线微信平台,扫一扫!给您更多的便捷式信息!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 | 网站备案 | 发票索取 | 咨询投诉      反网络欺诈 | 反网络诈骗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4- JS057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嘉善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