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巴书记”王志康立志种好田服务村民奔小康
  • 2018年08月03日 http://www.js0573.com 信息来源:嘉兴日报(嘉善版)数字报

记者 王静皎

  王志康,是西塘镇星建村党支部书记,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庄稼人。因为常年劳作在田间地头,他被亲切地称为“泥巴书记”。他曾参加嘉善县“万亩亿元”工程攻关协作和“稻麦吨粮”“双百工程”的试验项目,对全村水稻作物进行统防统治,效果明显,每亩节省成本50元左右,增加产量10%。他积极鼓励农户发展种植、养殖业,对村里的种养户,从技术、资金上给予指导和支持。在他的带领下,星建村村级可支配资金从原来的不到30万元,上升至100万元以上。改革开放40年间,在田野里,在水稻的春种秋收间,他感受了农村的沧桑巨变,更积极投身农村经济发展,成为了农民致富的引路人。

  立志要做“田状元”

  王志康种了大半辈子的水稻,生活里的酸甜苦辣似乎都系在了绿油油的农田里。

  初中毕业后,王志康回家务农。那时候村里搞的还是人民公社大锅饭那一套,农民的生活都是苦巴巴的。没多久,改革的春风吹来了,农村人的生活了有了大改变。1983年,分田到户的喜讯传来,农民们都乐开了花,“大家都开心得很。分田到户就意味着大家有了自己的责任田,种得好自然收入就多了,不用再吃大锅饭了。”王志康说当年他们家就分到了12亩的责任田。

  年仅18岁的王志康承担起了一家12亩的种田重担。除了种植水稻外,他还另辟了几亩地种植番茄、西瓜等。当时,有不少同村的同龄人却选择了离开土地,乘着改革的春风寻求新的发展。他们中有不少进入了村办企业当工人,还有不少人选择了经商。特别是经商的那些同龄人,因为嘉善离上海较近,在废钢铁回收、预制板运销这些行业里淘到了第一桶金。

  而这个时候,王志康却仍旧安之若素地在农田里操持。村里许多人不解,他怎么会喜欢在田里干这些“苦活”“累活”。王志康却说:“我就是爱好种田。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很多年后,王志康的确成了种田“状元”。而这一切都源于他对土地无限的热爱,和对农业技术的孜孜以求。“在田里劳作的时候,我想得最多的还是怎样提高产量。”王志康说,产量上去了,收入才会增加,“越是钻研农耕技术,就越是生出了强烈的兴趣。”用村里人的话说,王志康对农技知识的渴求近乎于“痴”了。遇到种植上的难题,他会去买各种农技指导手册。那时,一本书几角钱,相当于两三天的饭钱,但王志康宁愿省吃俭用也要攒钱买书,几年间,他购买阅读了100余册书。他还经常登门向当时镇里的农技站工作人员请教难题。

  上世纪90年代初,浙江省农业广播电视学校嘉善分校开办了农广校农作物专业班。这让本就希望进一步提升自己的王志康如获甘霖,他赶紧报名参加学习。学习期间,不管刮风还是下雨,他都准时到校,从不缺课,如饥似渴地学习各类专业农业知识。1993年,王志康被原下甸庙镇镇政府聘用为农技站工作人员,开始真正走上农业技术的研究之路。

  优种带来致富良机

  “其实我也曾想过放弃,改行做点小生意。”王志康坦言自己也曾有过迷茫。那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王志康在田间一年辛苦到头,却没多少收入,有些年头甚至还会亏本。“看看别人做生意都是风生水起的,自己在田里辛苦一年却没赚到钱,就有些想放弃。”然而,最终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我在田里已经待了十几个年头了,说要放弃改行,不仅没有头绪,也舍不得。”

  静下心来的王志康,重新审视了自己这些年的耕种方式。“我发现自己赚不到钱的原因,主要是人工操作带来的人力成本高和产量低。”发现问题所在后,王志康积极向县农经局的农技人员和当时的嘉兴农科所专家求教,对水稻品种进行改良。

  通过与嘉兴农科所联系,王志康在星建村创办了一个水稻良种繁育场,负责嘉兴农科所的水稻新品种繁育工作,每年从海南引进繁育的新品种。2000年,王志康引进试种了“嘉花1号”水稻,实现了平均亩产600公斤以上的目标。而当时,村民和种粮大户普遍种植的是“丙9117”水稻,平均亩产约500公斤。这多出的100公斤产量在当时意味着什么呢?王志康说,这相当于每亩地可多出200元收益。除了产量高外,“嘉花1号”还有不少优点,比如可以改原先的人工插秧为直播,减少了人力成本;抗病性强,农药使用量减少,每亩可节省成本约50元。

  “嘉花1号”带给王志康的不仅仅是反亏为赢,还坚定了他继续在田野里开创事业的信心,更燃起了他对水稻种植的兴趣。原来,水稻种植有这么多学问,同样的一亩地,产量可以差这么多!王志康被种植水稻迷住了,而农科所的专家们也成了他最好的老师。尝到甜头的王志康并没有藏着掖着,他决定要把高产、优质的水稻新品种推广给乡亲们,让大家一起走上致富道路。

  王志康将自己试种成功的良品水稻推广给了周边的农户和种粮大户,在水稻播种、插秧、施肥、施药期间,他几乎每天都会到田间进行指导,还组织村民和种粮大户到自己的试验田参观、学习。2008年,他带领村里的种粮大户,在全村推广种植了560亩精品大米——“西塘软香粒”,获得了可观的经济效益。2011年,王志康按县农经局的统一种植标准,在村里试种了15亩“甬优12号”超级稻。当年11月收获时,亩产破800公斤,创造了嘉善县有史以来亩产的最高纪录,这在全省也是走在前列的,让所有的水稻种植户欢欣鼓舞。

  从“田保姆”到“蛙仔”

  2000年,王志康从镇上的农技站回到了星建村,成为村支部委员,2005年任星建村党支部书记。成为村干部后,王志康跑田头、进农户,充分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指导农民进行科学种田。

  星建村村民孙建春承包了95亩水田养蟹,因为不懂技术,一直以来效益都不好。孙建春两个儿子都在上学,家中又没有其他经济来源,亏本的螃蟹养殖让他陷入了困境。2004年,王志康得知这一情况后,主动上门帮助他分析原因,耐心指导孙建春改变养殖模式,由原来的单一养螃蟹转变为一年三茬套种西瓜和水稻,走立体循环农业之路。采用这套养殖模式后,当年孙建春家就增加了3万元收入,2005年增加收入5万多元。

  “十五”(2001~2005)之初,我国开始了以减轻农民负担为中心,取消“三提五统”等税外收费、改革农业税收为主要内容的农村税费改革。中央对农业进行大刀阔斧的减负,减轻了农民的负担,也调动起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而王志康也因此对于如何发展村里的水稻种植产业有了新的思考。

  星建村是一个纯农业大村,以水稻种植为主。虽然是水稻产地,但是以前村民种植水稻的积极性并不高,除种植一两亩口粮田外,村民们有些搞起了养殖,有些到企业上班,致使大量农田被抛荒。以往农忙的时候,星建村会组织村干部到农户家里帮忙,但人少田多,这也是杯水车薪,帮不上大忙。

  王志康想,如能把这些抛荒的土地收集起来,开展规模化经营,效果会如何?2008年,在王志康的努力下,嘉善县农星植保专业合作社成立,当时共有50户农户参加。到2014年时,参加的农户已经扩展到了周边村落的百余户农户,涉及水稻面积7000多亩。

  合作社的“田保姆”服务,托管水稻采用机械化耕作,让农户们省心又省力。星建村村民陆彩珍便是其中一名受益者。家中1.2亩水稻田,全靠年迈的她一人操持。2014年她种植的水稻害了病,她自己喷了几回药都收效甚微。正巧这时候合作社上门推广“田保姆”服务,陆彩珍赶紧签了合同,第二天“田保姆”就上门服务了。这一年,陆彩珍田里多收了500斤稻子。

  “田保姆”带来的省心省力不言而喻,除了施肥和收割需要村民动手外,从育秧开始,田里都由合作社统一管理,统防统治,而村民只需缴纳每亩360元的管理费。与低廉的托管费形成对比的是高效的产出。2013年,他们服务的500亩晚稻经市农经局专家测产,平均亩产达到了855公斤,最高田块亩产量达到了948.4公斤,亩均产值达到了2350元,比农民以前自种亩均增收400元。

  近年来,我县大力推动土地全域流转,星建村的土地流转率达到了95%以上,水稻种植也随之实现了规模化、现代化。王志康觉得应该对“田保姆”进行升级,打造新型农民服务团队,从育秧到包装销售,为农户提供一条龙服务。“从单一水稻种植,到现在的产销一条龙,是我们这些年来最大的变化。”2013年开始,王志康带领着团队,通过生产特色产品和深加工来提高水稻的附加值,为农民致富开辟新的路子。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也遇到过不少的困难。“加工设备很贵,一台机器就要50多万元,还要建起高标准的储粮仓库。”王志康说,缺钱是最大的问题。好在作为省级粮食供应区,星建村能享受到不少国家的农业补贴政策。通过立项申报,最后这些资金投入全部到位了。“我们用了两年的时间,建起了仓库,也采购到了所需的大型机械。”如今合作社拥有大型农耕机械20多台,储粮仓库1000多平方米。

  去年,王志康又为村里的大米注册了“蛙蛙响”商标。“如今我们实行的是订单生产,由合作社统一收购、深加工。每年产出100万公斤左右的优质稻米,销往各个企事业单位,供不应求。”而王志康也把自己的微信名改成了“蛙仔”,勉励自己继续扎根田野,开创事业。

嘉善在线微信平台,扫一扫!给您更多的便捷式信息!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 | 网站备案 | 发票索取 | 咨询投诉      反网络欺诈 | 反网络诈骗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4- JS057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嘉善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