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介子一刀扫除了丝绸之路上的障碍
  • 2017年01月21日 http://www.js0573.com 信息来源:新浪历史

前几天,我讲了丝绸之路上精绝古国的国王墓葬,以及和亲留下的文物。讲了在东汉年间,精绝国国王失去了王位,王子只好在自己的陶器上面,歪歪扭扭写了一个“王”字,用以殉葬。


那么,精绝国国王为什么失去了王位?原来,是在东汉的帮助下,楼兰国改称“鄯善”国,精绝国去掉国号,成为鄯善国下属的一个郡。

楼兰,有着较之精绝国更加精彩的传奇,史书记载也较多,和汉朝的和亲,也具有传奇色彩。

   楼兰是西域三十六国中最东边的一个小国,离汉朝最近“丝绸之路”的咽喉,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牧业比较发达,有驴有马,盛产骆驼,但粮食产量有限。

西汉同匈奴进行了长达七八十年的战争,在地理位置上处于中间的楼兰,每次战争中首当其冲,受到来自汉朝和匈奴的两面夹击,或者两面争夺。

楼兰国为了自己的生存,有时成为匈奴的耳目,有时归附于汉朝,依违其间,玩弄着两面派的政策,艰难而巧妙地维持着自己的国运。

汉武帝派博望侯张骞出使大月氏后,遣大军讨伐远方的大宛国,又多次派遣使团出使西域诸国。这些使团通过楼兰的时候,对楼兰索要颇多,由于不堪沉重的负担,以至于楼兰国王出兵杀戮使者。弄得汉武帝终于派兵讨伐楼兰,结果楼兰王子被送至汉王朝作了人质。但是,匈奴为此,立即摆出一副也要出兵讨伐楼兰的样子,楼兰无奈,同时也向匈奴送去一个王子为质,表示在匈奴、汉之间严守中立。

公元前92年这任楼兰王死去,大臣报告汉朝,让在汉朝作人质的王子回去继位,王子虽然非常悲痛,但是,已经习惯了在长安生活的他,不愿回国,由其弟继承了王位。新王即位时间不长就死了。匈奴趁这个机会把昔日在自己国家作人质的前国王的质子推上了王位。汉武帝听到这个消息后大吃一惊,迅速派使者前往劝诱新立国王到汉朝廷,欲扣作人质,未能成功。但是新的楼兰王小心翼翼恭恭敬敬对待汉朝使者,此后十数年间,汉与匈奴没有发生重大事件,表面上非常安定。楼兰也得以平静。此时,新的楼兰王“尝归”继位,他不知深浅,又开始截杀汉朝使者。龟兹也有此行为。

这时,曾经作过出使西域的汉朝使节博介子,对楼兰、龟兹、精绝等国对待汉朝使团的摸棱两可甚至阳奉阴违的态度,有较深切的体会。尽管他已经身居平乐监丞的他向皇帝提出,由朝廷派自己出使龟兹,以便刺杀龟兹王,作为对亲匈奴者的惩戒。但权臣霍光说:“龟兹路比较远,先到楼兰试试效果如何再说罢。”

汉元凤四年(前77年)傅介子奉命出发,很快就到了楼兰王都,他此行的公开身份是汉朝赏赐西域各国的特使,除了卫士,还携带了大量金币。一开始,楼兰国王安归(有的史料称为“尝归”、“当归”)亲自接见傅介子一行,但看他们没有带来兵马,就对他们比较冷淡。傅介子故作受了冷落而要离去的姿态,带领随从离开王都西行。到达楼兰西部边界时,他对前来送行的楼兰国译员说:“皇帝派我以黄金锦缎遍赐西域各国,既然你们的国王不肯亲自来接受这些赏赐,我只好把它们送到其他国家去了。”说完,还故意让译员(翻译)看了所带的大量金币。

译员立即向国王报告了此事,贪婪的国王尝归马上赶来见博介子。傅介子设宴款待楼兰国王,在宴席前还陈列着那些黄金丝绸。贪财的楼兰国王被美酒黄金弄得头晕眼花。傅介子说:“天子让我私下里跟你谈点事。”楼兰王此刻已完全丧失了警惕性,还以为有什么好事,就屏退左右,随傅介子进入帐篷中谈话。

刚进帐篷,两边埋伏好的两个壮士就从背后向楼兰王行刺,利刃穿胸,楼兰王登时毙命。楼兰王的亲信从得知其遇刺后大乱,傅介子则镇定地大声宣布:“楼兰王安归对汉朝负有罪行,常受匈奴指使,拦杀汉朝派赴西域的使节、大宛派赴汉朝的使节,盗取节印和献物。天子派我来处死有罪的楼兰王,并立在长安作待子(即人质)的前太子为新的国王。汉朝大兵压境,尔等若敢轻举妄动,就会遭到灭顶之灾。”

楼兰人被傅介子给镇住了,博介子持楼兰王安归的首级安然返回长安后受到汉昭帝的嘉奖;楼兰王的首级悬于北阙,而傅介子则被封为义阳候。

新的楼兰王尉屠耆清醒地看到自己的处境之难。于是他向昭帝请求和亲,昭帝答应了,选了一个美貌的宫女,送给了尉屠耆当夫人。由于楼兰国小,对这个宫女连公主的名号也没给。精绝国的那位和亲女子,也没有名号,估计是同一时期的事情。好在精绝国的夫人,留下了从皇宫带来的织锦,上面的字迹证明了他的身份。

这次即位的质子,态度是完全依附于汉。于是他向汉昭帝请求派兵到楼兰驻扎,汉昭帝应允,立即派司马一人,率吏士四十名,前往伊循屯田,镇抚楼兰,后来在伊循城又设置都尉,成为汉控制西域的重要支撑点。

这就是“更名其国为鄯善,为刻印章,赐以宫女为夫人,备车骑辎重”的历史真实状况。这次和亲标志着自鄯善沿昆仑山和喀喇昆仑北麓向西的路线即“西域南道”从此畅通无阻。

      和楼兰还有一次和亲,就是著名的“昌邑公主”到楼兰和亲。

汉武帝的“最爱”,就是李夫人。她生有一子叫刘博。天汉四年(公元前94年)汉武帝封刘博为昌邑王。汉武帝死后,他的另一个儿子刘弗陵(钩弋夫人夫人之子)继承皇位,就是汉昭帝。昭帝时期,刘博的儿子刘韶继承了昌邑王,他一个女儿被昭帝封为昌邑公主,有记载说她嫁给鄯善王。

当时楼兰王尉屠耆向昭帝请求派兵与和亲,由于尉屠耆一心向汉,就升格,将昌邑公主嫁给鄯善王为后。

昌邑公主不仅生得美丽端庄,而且还是一位颇有心计的女子,出嫁前,昭帝问她要什么陪嫁,她说:“我生于帝王之家,身为金枝玉叶,此去异国小邦,并非去享受荣华富贵,因此我不想要什么金银财宝绫罗绸缎,我只恳请吾皇陛下挑选几名精通地理,娴熟水利的能工巧匠,让我带走,那就是朝廷给我的最好陪嫁了。”昭帝听罢连连点头赞许。

  昌邑公主一到鄯善国,就亲自率领能工巧匠去野外勘测荒原亩田,观察地形地貌,每日餐风宿露,披星戴月。一连忙了几个月,总算准备就绪了。接着她又调来屯田的吏士和鄯善百姓—起,开始划线凿河修渠。由于鄯善国小人少,财力单薄,工程较大,费时较长,干了两三年,工程的进度才到一半,可是国库已经快要空虚了,昌邑公主为了不使这条河渠的开凿半途而废,她慷慨解囊,把她的全部私人积蓄拿出来做为水利建设经费。

当这项工程进行到第六个年头的时候,眼看就要竣工了,昌邑公主由于常年累月的日夜操劳,已经积劳成疾与世长辞了。不久,这条大河终于修通了。它就是今天的库鲁克河,“库鲁克”是维吾尔语,译成汉语就是“干河”。从此,鄯善国的人民才过上了自给自足的好生活。当时的鄯善老百姓,为了感激她的恩德,就把这条河命名为“昌邑公主河”。

  当时在民间流传一个美丽的传说,说什么昌邑公主是天上积水星下凡,当她完成了一件功德之后,又回到天上去了。每当夜晚,她总是以深情的目光凝视着鄯善呢。

嘉善在线微信平台,扫一扫!给您更多的便捷式信息!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网站备案 | 支付方式 | 发票索取 | 咨询投诉      反网络欺诈 | 反网络诈骗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4- JS057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嘉善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