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正经的北宋状元:嘴欠、黑吃黑
  • 2017年05月18日 http://www.js0573.com 信息来源:新浪历史

  北宋时有个超级学霸叫做胡旦,少有逸才,文词华丽。为人处事很张扬,调子很高,常出惊人语,年青时就立下誓言,"应举不作状元,仕宦不作宰相,乃虚生也。"人生在世,就得轰轰烈烈,高考就是要做状元郎,当官吗?就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似乎宰相亦如探囊取物一样。胡旦不是装逼,而是真有这个本事,太平兴国三年,胡旦以二十二岁年龄高中状元,前程一片灿烂。

  据传吕蒙正未发迹前,曾经流落江湖,一日遇见了公子哥胡旦,小吕看起来气质不俗,满面书卷气,胡旦问其所长,吕答善诗书,胡旦说不妨把你做的诗读来听听,吕蒙正遂口占一绝,最后一句是“挑灯夜读梦不成”。胡旦听后抚掌大笑,很促狭的说了一句,“原来是个渴睡汉呀?”吕蒙正鼻子都气歪了,你这个公子哥怎么门缝里看人?于是发愤苦读,第二年一举高中状元。吕蒙正记挂着这件事,于是修书一封,寄给胡旦,“渴睡汉已高中状元”。不曾想胡旦看过信后,冷笑数声,状元有什么好得瑟的?待我明年及第,不输你一筹。果然,胡旦次年也高中状元。

  没正经的北宋状元:嘴欠、黑吃黑

  牛人胡旦,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不过,胡旦终其一生,并未实现人生的第二座高峰,没有担任过宰相一职,与吕蒙正的比拼终究稍逊一筹。胡旦曾经担任过九年盐铁使,是大宋专司盐、铁、茶专卖品的税务官员,是个经世致用的人才,可惜因为性格使然,仕途上始终磕磕碰碰的,最高职务为国家图书馆馆长,文史研究员,从三品,勉强混成了个副部级。天纵英才的学霸,缘何官运不畅?这个,怪不得别人,要怪就怪胡旦自己,太没正经了,逮着谁都要捉弄戏耍一番,按现在话说,脑袋时常被门夹,话说不带闩,情商堪忧。

  胡旦性情急躁轻狂,浑身像长满了刺一样,逮谁刺谁,官场上忌讳什么他说什么,不给别人留有任何余地,这样的人肯定会成为别人的眼中刺,必欲拔之而后快。他在做秘书少监的时候,皇帝让他向内宫太监写诰书,他直言不讳“你们这群太监呀,久淹禁署,与世隔绝,所以想什么,做什么事时一定要谨言慎行,以免贻笑大方。”你想当这群裆下没鸟,因身残而心灵扭曲的家伙们听到胡旦这样肆无忌惮的嘲讽时,心里会怎么想?全体太监发誓要给胡旦一点颜色看看。

  不仅如此,胡旦和同事之间的关系处得也很僵,原因还是在于他行事乖张,不给人留面子,大理寺官员范应辰,这个人平时邋里遢塌的,不修边幅,看起来像个叫花子一样,别人看了,一笑了之,而胡旦看后哈哈大笑,嘴贱伤人,手贱就打脸了,他别出心裁的画了一幅画,画面上一只布袋,里面装了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上题四个大字“袋里贫士”,他把这幅画送给了老范,卖拐的老范不骂他坑爹,而是深深的记住了眼前这个人,是怎样伤自尊的,你想这胡旦岂非自掘坟墓往下跳,同事都让你得罪完了,会有好果子吃吗?

  顽主胡旦不仅得罪同事,对朋友也一样戏弄。譬如他曾经对待同年扬州市长董俨,就玩了一把仙人跳的把戏,黑吃黑。胡旦有一年途经扬州,董俨截住朋友的舟船,极尽殷情款待这位同年好友,不仅山珍海味管够,还把自己漂亮的侍妾贡献出来陪酒,所用酒器皆古玩珍物。吃完酒席,胡旦坏水上泛,就对董俨说,“虽然我比不上你的富贵,但我船上也有几个粗服使唤的女仆,你我难得相见,如若不嫌弃,可否明日登船一饮?”董俨一听说有美眉,心花怒放,急忙应允。胡旦接着说“可惜你家这么多古玩珍玉,我那几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婆娘无缘一见,能否借给我给她们显摆显摆,也让她们长长见识?”董俨笑道“状元兄你这见外了不是?没问题。”董俨命手下人洗干净后装进一个大盒子,送上船去。胡旦一见好东西到手,连夜下令开船,船仗风势,一溜烟跑了。

  没正经的北宋状元:嘴欠、黑吃黑

  胡旦的这种恶劣行为几尽乎抢了,可怜董俨一直把这位状元当做兄弟,兄弟有时就是用来坑自己的,事情还没完。胡旦不辞而别到了杭州后,时逢同年好友薜大谏接着招待,老薜问胡旦“年兄过扬州可曾拜访董同年否?”胡旦腆着脸说哪能不见?接着说“老董这个人,气宇轩昂,英武豪迈,是世间的奇男子,就是太贪了。”这可真是二师兄倒打一靶了。  胡旦后来告别同年薜大谏时,明抢赶上硬赖了,他对老薜说“能否借我点钱?我准备盖个别墅,钓钓鱼,写写文章,喝点小酒,聊渡余生,不想和同朝的这些凡夫俗子追名逐利了。”老薜眨巴眨巴眼睛,虽然没想明白,可还是忍痛赠予胡旦白金三百两。胡旦的豪夺巧取恶名远扬,估计他的同年也好,朋友也好,今后都会躲瘟神一样躲着他了。

  任性,恰到好处时是一种执着,太任性了,就是一种病态。太平兴国年间,宰相卢多逊被贬,赵普被罢相。这年夏天,大宋帝国境内河水泛滥,旋即水患被成功治理,河海晏平。宋朝文人们纷纷作书恭贺太宗皇帝领导有方,马屁拍得山响,胡旦也不甘寂寞,献书“河平颂”,当宋太宗看到文中有“逆逊、奸普”时,勃然大怒,对身边宰相说,“胡旦献颂,写得这都是什么呀?狂悖无知,随意点评臧否大臣,这哪像是一个读书人?平日里做事,轻狂侮慢,朕亲自拔擢他于状元,希望他好自珍惜,居然如此不成体统,还是把他赶下去吧。”得,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胡旦被一脚踢到基层吃老米去了。

  胡旦被贬后仍然不知收敛,也不吸取教训,还是那个性格,喜欢用尾针刺人,也不知道老胡是不是胡蜂变的?胡旦在襄州任通判时,顶头上司市长是大学士谢泌担任,有一天,胡旦上班期间因饮酒而满面通红,不曾想被上司谢市长看见了,老谢取笑他说“舍人面色如衫色”那意思,瞧瞧你脸红的,猴屁股一样。话音未落,胡旦应声反击“学士心头似幞头”。神马意思?这话可恶毒了,宋朝时人们喜欢用一种黑色的衣巾约束住头发,这话是说,谢大学士,你那心黑得像幞头一样。你说你都虎落平阳了,干吗用语言去得罪你的上司,这不摆明了让人家给你小鞋穿吗?

  名臣夏竦在镇守襄州时,胡旦还在这儿闭门思过,老胡这个人嘴欠,总喜欢发表议论,针贬时弊,嘲讽和谈论郡里政事,弄得大家伙很烦,夏竦此时还没有那么大的名望,平时对这位愈老愈辣的状元公非常礼敬,常执弟子礼。胡旦有一天摆起了老资格问夏竦“最近可曾读书?”夏竦说“平时太忙了,偶尔写点诗”。胡旦说“读来试试”。夏竦张口就来“最近写了一首吟诵燕雀的诗:燕雀纷纷出乱麻,汉江西畔使君家,空堂自恨无金弹,任尔啾啾到日斜。”此诗近乎白话文,不译也罢,这是讽刺老胡叽叽喳喳爱评论,就差用金弹将你这只老雀弹射下来了。胡旦哪能不明白,自此稍有收敛,不再妄议市政方针了。

  老胡后来久居襄州无事,心里很烦,敢情这是新上任的帝国老大真宗把自己给遗忘了。这时,胡旦已经得了很严重的失明症,看不清东西了,可是他的宰相梦还没实现。这天,老胡上书真宗请求觐见,真宗心怀恻隐,打算接见。可是胡旦最后的黄粱美梦却让知道他性情的一帮昔日同事给搅黄了,打首的就是名相王曾,王曾发动同僚,说老胡这个人人老嘴欠,一旦见了皇帝,必定口无遮拦,妄议中央大政,还是将其阻止在中书衙门吧。王曾对真宗言“胡旦已经尽乎失明,倘若朝见,可能举止失范,恐惹护卫失笑,有伤大雅,不如交给我来代为安抚吧。”结果千里迢迢,长途跋涉而来的胡旦连真宗面都没见,就被打头的王曾等给忽悠了,最后一无所获,怏怏而归。

  胡旦晚年双目失明,但此人眼盲心明,以中央特级文史研究员身份指导编纂修订史书,有一次写史的人为当朝一勋贵作传,写着写着抓瞎了,原来此人少时贫贱,曾经做过杀猪匠,为尊者讳,不是写史真意,但是照实里写,又觉得出言不恭,急得抓耳挠腮的,就请教胡大教授,胡旦说,“这事好办,何不如此写:某公少时操刀之际,即有宰割天下之意。”一时众人为之倾倒。**,什么叫刀笔吏?此即为,笔下见生死,鬼神亦惊悚。

  胡旦这位超级学霸,状元郎,一生在官场上混得并不如意,此中原因,无须饶舌,全是个性惹得祸。做人别图嘴巴快活,嘴巴快活了,只是一时的快活,却换得一生的不快活。《宋史》载,胡旦晚年贫瘠,死后子孙连个棺材都买不起,停尸多日,后来还是襄州地方官禀告朝廷,真宗皇帝赐钱二十万才得以入土为安,此老身世凄凉,看来,活着时嘴锋再利,也无卵用,做人哪,还是少说多做,低调点好。

        文:老蔡的菜园子

嘉善在线微信平台,扫一扫!给您更多的便捷式信息!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网站备案 | 支付方式 | 发票索取 | 咨询投诉      反网络欺诈 | 反网络诈骗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4- JS057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嘉善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