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黛爱情的心理矛盾:既向往爱情又受制礼教
  • 2017年09月18日 http://www.js0573.com 信息来源:新浪历史

  宝黛爱情的心理矛盾:既向往爱情又受制礼教


   ——浅议共读西厢对宝黛爱情的重要意义(1)


       (2017-9-18)


  共读西厢指的是贾宝玉跟林黛玉在一起读《西厢记》, 这在《红楼梦》中具有重要意义。宝黛爱情通过共读西厢变得明朗而且更有内涵和诗意。


  共读西厢发生在贾宝玉和林黛玉进入大观园之后,一方面因为大观园具备诗情画意的背景,另一方面,进入大观园之后贾宝玉的心理发生了微妙变化。


  1、贾宝玉的青春心理


  贾宝玉是根据贾元春的旨意搬进大观园的,贾政不得不安排贾宝玉进入大观园时,曾把贾宝玉叫来宣布:贵妃娘娘要“禁管”你在园中读书。贾政用的字是“禁”和“管”,有牢头看管囚犯的意味。但贾政这个人总是“雷声大雨点小”,他经常对贾宝玉怒吼,嫌贾宝玉不上进,但是如何促使贾宝玉上进?如何落实“禁管”贾宝玉读书?他一点儿具体措施都没有。贾政其实也是个败家子,他对如何保护家庭传统,一点儿办法都拿不出来,好像他也不去想,只是整天跟清客下棋、聊天,比整天跟小老婆喝酒的贾赦也强不了那里去。


  贾政用几句淡话吓唬贾宝玉一阵后,放贾宝玉进入大观园。


  贾宝玉进入大观园后好好读书了吗?根本没有,他干脆连学都不上了。好像贾宝玉上学就是为了闹学堂。闹完学堂就不再上学。贾宝玉在大观园完全过起了“富贵闲人”生活。用阶级分析方法来说,他过的是大官僚大地主的公子哥儿的生活,跟劳动人民一点儿也不沾边。每天跟姐姐妹妹读书、写字、下棋、作画。估计他这时读的书,不会是四书五经之类的书,可能是诗经、楚辞、唐诗、宋词。他跟姐姐妹妹们一起读,姐姐妹妹们都不需要读科举考试的书。这样悠闲自在的生活使得贾宝玉心满意足,写了组四时即事诗。即事诗就是写自己眼前事的诗。我们看看《春夜即事》最后两句:


  “自是小鬟娇懒惯,


  拥衾不耐笑言频。”


  什么意思?小丫鬟在大观园里都娇懒惯了,早早就钻到被窝里想睡懒觉,贾宝玉还高高兴兴嘻嘻哈哈地聊个没完。


  贵公子的生活,贾宝玉的没有等级概念都写得活灵活现。


  再看《冬夜即事》最后两句:


  “却喜侍儿知试茗,


  扫将新雪及时烹。”


  什么意思?怡红院的丫鬟都知道不同的茶叶得用不同火候来烹,她们把刚下的雪取下来烹茶。


  真是活得自在,活得富贵,活得优雅,当然也活得有文化。


  贾宝玉的诗被传到外边,“当时有一等势利人,见是荣国府十二三岁公子作的,抄录出来各处称颂。”其实,按照小说提供的线索,薛宝钗已庆了十五岁生日,薛宝钗大贾宝玉一岁,贾宝玉该虚岁十四了。即事诗从春写到冬,说明贾宝玉在大观园又过了一年光景,进入虚岁十五。如果说贾宝玉跟袭人模仿警幻仙子在梦中教的“云雨”,实习了一次性爱,那还有点儿懵懵懂懂,那么此时的贾宝玉确实进入了性成熟阶段。曹雪芹对这种心理写得细致又微妙:贾宝玉“忽一日不自在起来,这也不好,那也不好,出来进去,只是闷闷的。园中那些人,多半是女孩儿,正在混沌世界,天真烂漫之时,坐卧不避,嬉笑无心,那里知宝玉此时的心事。”宝玉是什么心事?恐怕连他自己都说不清。这是青春期的躁动心理。


  贾宝玉的心腹小厮茗烟大概是过来人,他想到要给宝二爷解闷,这事那事都是贾宝玉玩烦了的,只有那些闲书,他没看过,茗烟就买了些古今小说、飞燕、合德、杨贵妃外传和传奇脚本给贾宝玉。


  茗烟给贾宝玉买的书,在当时是所谓闲书也是淫书甚至于还是禁书。中国历朝历代都有禁书,最主要的是禁“诲淫诲盗”的书,比如《金瓶梅》和《水浒传》经常被查禁。永乐皇帝曾亲自规定,凡是演查禁戏剧的,把鼻子和上唇割了。有些书虽然统治者不禁,但正统家庭和书塾也不允许学生看。像贾府,可以唱堂会时唱《西厢记》《牡丹亭》,但是家长决不允许子弟看这些艳情剧脚本。所以,茗烟给贾宝玉买这些书得偷偷摸摸。而贾宝玉如获珍宝,就像搞地下工作一样,把文理细密的拣了几套放到自己的床顶上,没有人时拿出来“密看”,请注意曹雪芹用的是“密看”,秘密地看。看来贾宝玉实在太喜欢《西厢记》了,不仅在卧室无人时秘密地看,还忍不住带进大观园,坐在桃花树底下看起来。


  贾宝玉看的《西厢记》,曹雪芹把它写作《会真记》。《会真记》是《西厢记》的别称。因为《西厢记》是根据唐代作家元稹的小说《莺莺传》创作的,《莺莺传》里边有“会真诗”三十韵,所以《莺莺传》又叫《会真记》,也就被《西厢记》继承下来。“会真”意思是和神仙相会。不是真正的神仙而是比喻美女。


  贾宝玉看《西厢记》怎么看呢?“从头细玩”,也就是说,贾宝玉早就看过不止一遍,这次仔细再看一遍。当他看到崔莺莺的唱词“落红成阵”时,大观园一阵风刮过,恰好把桃花刮落,花瓣落了一身。贾宝玉想把花瓣抖落下来,又怕脚步践踏了,只得兜了花瓣,来到池边,抖落到水里。


  2、宝玉“情不情”和黛玉“情情”相通


  就在贾宝玉抖落花瓣的时候,林黛玉来了。


  林黛玉这位连针线活儿都不大干的小姐居然干起粗活儿来,她扛着花锄,锄上挂着花囊,手里拿着花帚,扫花来了。


  曹雪芹写林黛玉的出生时,把中国古代传统文化很多美丽的女性形象都隐化在里边。我怀疑曹雪芹写到这里时,又借鉴了“八仙”里何仙姑的形象,林黛玉是绛珠仙子降落尘埃,她的行事总带点儿仙气。她像何仙姑一样扫花来了。


  贾宝玉吩咐林黛玉:“好好,来把这个花扫起来,撂在那水里。”


  林黛玉一点儿也不因为贾宝玉使唤她生气,还提出处理花瓣的高见:“撂在水里不好。你看这里的水干净,只一流出去,有人家的地方脏的臭的混倒,仍旧把花糟蹋了。那畸角上我有一个花塚,如今把他扫了,装在这绢袋里,拿土埋上,日久不过随土化了,岂不干净。”


  林黛玉要把落花葬在干净的地方,是她清洁的本性的诗意流露。余英时先生认为,黛玉葬花就是大观园这个理想世界跟外边的恶浊世界的分界处。


  贾宝玉和林黛玉对待落花的态度,曹雪芹似乎顺手写来,似乎没多大深意,但仔细琢磨会发现,这件极小极细的事,对于了解他们爱情的基础很有帮助。


  在贾宝玉被花瓣落一身的段落旁边,脂砚斋加了三个字的评语:“情不情”。脂砚斋在己卯本还说到,这就是曹雪芹对贾宝玉的个性概括。“后观《情榜》评曰:‘宝玉情不情,黛玉情情’。”


  这是红学家们都很重视的评价:宝玉“情不情”,黛玉“情情”。


  什么叫“情不情”?就是说不管对方对自己有没有感情,也不管对方是不是有感情的生物,贾宝玉都关心、爱护;就是说贾宝玉不仅爱自己心上的人,还广泛地爱许多人,有点儿“博爱”意味。鲁迅先生说贾宝玉“爱博而心劳”,因为把爱用得太广了,心都累得慌了。脂砚斋在甲戌本说:“凡世间之无知无识,彼俱有一痴情去体贴。”所以,应该说贾宝玉是“多情”。


  曹雪芹对林黛玉的定位是“情情”。很多人解释为:林黛玉只关心自己心爱的人,只钟情有情者。


  如此看来,贾宝玉和林黛玉是很不相同的人。


  照我看来,林黛玉和贾宝玉本质上是一致的,甚至于可以说,林黛玉更多情,比贾宝玉更高层次的多情。林黛玉和贾宝玉在心灵相通、心性相同的事物上总是很合拍。在爱花之情这一点上,林黛玉比贾宝玉走得还远。林黛玉的思维比贾宝玉还要多情。为什么这样说呢?如果说贾宝玉对待落花是“情不情”,第一个“情”是动词,第二个“情”是名词,就是对没有感情的物体动情。那么,林黛玉对待落花就是“情情”。林黛玉把花朵看成像人一样有感情,是人生另一种形式,人生的诗意表达形式。林黛玉完全把花朵拟人化了,同时她也把自己花朵化了。曹雪芹借林黛玉表现了特殊的哲学思考。在林黛玉这位极有诗人气质的少女身上,“情”有多层次、多方面的解释,它不仅是男女之情,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大自然的花花草草都是有情的,都是跟林黛玉息息相关、命运相通的。林黛玉特别敏感,就是因为她特别多情。像扫花这样的事,豪爽大气的史湘云不会干,精明世故的薛宝钗不会干,心胸开阔的贾探春不会干,只有林黛玉会干。


  林黛玉要把花埋到花塚里,贾宝玉高兴地说,我放下书来帮你收拾。这就引出了共读西厢这个富有诗情画意和哲理意味的场面。


  林黛玉问贾宝玉看的什么书?贾宝玉慌忙藏之不迭。为什么?他不想在林黛玉眼前露出看所谓“诲淫”书的马脚,编谎说“不过是《中庸》、《大学》。”林黛玉还能不知贾宝玉撒谎?这样的书他躲都躲不及,还会带到大观园桃花树下看?林黛玉说:“你又在我跟前弄鬼呢,趁早儿给我瞧,好多着呢。”贾宝玉马上交待:“好妹妹,若论你,我是不怕的。……真真这是好书。你要看了,连饭也不想吃呢。”


  林黛玉拿到了《西厢记》,越看越爱看,不到一顿饭的时间把十六出戏全部看完,还只管出神,在心里默默记诵。


  林黛玉为什么这么爱看?为什么要在心里默默记诵?显然,这戏引起了林黛玉的感情共鸣。曹雪芹写林黛玉觉得“词藻警人,余香满口”,似乎是对《西厢记》文学欣赏的话,实际也是对其思想内容的概括。“警人”,如何警人?主要是莺莺情怀引起了黛玉共鸣。崔莺莺追求爱情迈出的大胆步伐使黛玉感动。(待续)

嘉善在线微信平台,扫一扫!给您更多的便捷式信息!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网站备案 | 支付方式 | 发票索取 | 咨询投诉      反网络欺诈 | 反网络诈骗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4- JS057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嘉善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