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和第一任妻子的婚姻:被其母逼迫传宗接代
  • 2017年09月25日 http://www.js0573.com 信息来源:新浪历史

    左一毛福梅,中间是蒋介石母亲王采玉,右一蒋介石。婴儿蒋经国。

    十四岁的蒋介石奉母命娶了邻村不识字的毛福梅为妻。毛福梅在十九岁嫁入蒋家。她体格粗壮、和蔼可亲。这段婚姻从来不曾成功。

    文/【美】汉娜·帕库拉 翻译/林添贵

    蒋介石出生于浙江省奉化县溪口镇。数百年来,先祖住在青山环绕、溪谷包围的市镇。溪口镇附近有飞瀑、溪流,山坡或辟为梯田种水稻,或种茶叶。周遭是大片竹林,以茎干挺直闻名。镇上只有一条街道,分成上街、中街和下街。蒋家住在上街五十一号盐铺楼上,蒋介石于一八八七年十月三十一日出生于此。

    蒋介石的祖父对他一生有极大的影响。蒋介石说:“我祖父那一代开始经商,以盐业致富。他为人善良,待人宽厚,但是教养子孙则很严格。他终生吃素,不穿丝缎衣物。他也虔诚信佛……小时候我体弱多病,祖父一直为我治疗、照料我,经常陪在我床侧。如果病情严重,他寸步不离、夜里也不睡……我的病几乎都是靠我祖父的医术治愈。”

    蒋介石幼时体弱多病,而且还非常调皮顽劣。三岁时,他把一双筷子往喉咙里插,看它有多深,结果筷子卡住了。等到拔出来时,家人担心他的声带是否受伤。六岁时,他在屋檐下接雨水的大水缸旁玩耍,为了拿一块冰而跌进水缸,差点没冻死。

    为了让他有事做、不惹祸,蒋母王采玉让他在四五岁时启蒙念书。她试图“教我、劝我用功。劝说无效下,她会一再用桦条打我、以免惯坏我”。但是,他在街坊孩童群中却是天生的领袖。他扮演将军带他们玩打仗游戏、或上台讲故事。“他态度骄傲、举止神气”。根据他一位老师的说法:“游玩时,他把教室当成舞台,所有的学童当成玩具。他可以玩得很疯、桀骜不驯。但是他一坐下来读书或提笔想事情时,周遭众声喧哗也不会分心。他的动静之间有时相隔只有几分钟,仿佛有双重人格似的。”

    我们对蒋介石的父亲所知不多,他在蒋介石九岁时去世,此时蒋介石的祖父已经去世两年。蒋介石和父亲感情不深,但非常敬爱母亲。王采玉是蒋父第三位妻室,二十二岁就嫁给比她大二十岁的丈夫。她虔信佛教,管理一个大家庭,包括蒋父第一任妻子去世后留下来的一子一女,以及她自己所生的六个子女(两个早夭)。根据蒋介石的自述,他母亲从一八八六年嫁入蒋家、到一九二一年去世,“含辛茹苦三十六载”,吃了不少苦。这是因为家里没了男人当家,由女人主持家务,常遭地方当局欺负之故。他说:“我因为出身寒微,经常受到歧视。”

    蒋介石多年后写道:“要记得当时的清朝政府处于最腐败的阶段。堕落的士绅和腐败的官吏习惯作威作福、虐待百姓。我家孤苦无依、无权无势,立刻成为他们欺凌的目标。苛捐杂税、不公的傜役不时落到我们头上,有一次还被揪上公堂公然羞辱。遗憾的是我们的亲友族人也冷漠不管。我家当时的凄惨状况真是笔墨难以形容。全赖家母的坚毅,蒋家才没毁了。”溪口镇有一百姓未缴纳田赋,逃出乡里;地方当局晓得蒋家并无成年男人,竟然把蒋介石揪上公堂,威胁说:如果他或家人不付逃跑者该付的罚款,就要把他关进牢房。这件事显然对蒋家母子都是极大的侮辱,蒋介石日后经常说这件事“激起我的革命火花”。

    蒋介石的幼弟最得宠,蒋介石说:“他面貌俊秀,我们无人可及。”异母大哥是一家之长,幼弟又得母亲之宠,他在家中似乎没什么地位。他的失落感因一个相命师的说法更为加强——相命师当着全村的人面前说,他的天庭与别人不同,他是个“非常奇特的儿童”。

    蒋介石九岁之前就会背四书,我们必须假设他没有比同龄的中国男孩更优秀。然后他又要念五经。十五岁完成这些古文教育之后,蒋介石试图参加科举考试,若能中举,就有资格任官。他的老师说:“他为了满足好奇心,前往参加考试。对于考场既残酷、又羞辱人的规定,深恶痛绝。他非常不满意朝廷轻视儒生,以及鼓励颓废、迂阔的坏习惯;不久之后,他欣然获悉袁世凯上书朝廷,建议设置新制教育以取代科举考试。”

    在此一年之前,十四岁的蒋介石奉母命娶了邻村不识字的毛福梅为妻。毛福梅在十九岁嫁入蒋家。她体格粗壮、和蔼可亲。这段婚姻从来不曾成功,不过毛福梅宣称起码头两个月小夫妻俩恩恩爱爱,直到婆婆批评她不该陪着蒋介石每天在山间散步。

    她痛责我对她儿子起不良影响,又指责我助长他的懒散。她甚至说我导致他走上歪路:“你这个无耻的贱人,跟着一个男人在山上、寺庙间游荡……年轻的妇道人家怎能如此?”……但麻烦并不止于此。丈夫和我在屋里说笑,她就容忍不得。我们稍一讲话,婆婆就非常厌烦,她还诅咒我讲话。因此,为了不再引起不痛快,我保持缄默,很少说话……婆媳不和又慢慢引起丈夫和我疏远。

    蒋母破坏了儿媳关系,但其实蒋介石本人起到了更为恶劣的作用。毛福梅向友人诉苦,丈夫殴打他。蒋经国后来曾说,父亲抓着母亲的头发,从楼上拖到楼下。

    科考未过,蒋介石进入离家不远的凤麓学堂念书,之后再转入宁波另一所学校。老师教导他儒家的自律自修,也导引他接触《孙子兵法》,向他解释分而征服及用间之道。蒋介石接下来又读了龙津中学堂,老师董显光对这位十八岁的青年有这样的描述:“蒋介石每天早起,漱洗完毕,习惯在寝室前走廊立正半小时,抿紧双唇、眼神坚定、双臂抱胸,全神贯注思考。”董显光后来在蒋介石底下做事,写了上下两大册经蒋授权的传记。董显光说,这位中国未来的领袖令他“印象深刻”。蒋在龙津中学堂读书时,表现出典型的青少年叛逆的特征,他剪掉辫子寄回家,宣示今后脱离清朝,也从家乡独立。十九岁那一年,他向母亲讨到旅费,前往日本,准备进入军校就读。

    当时在亚洲各国中,日本的军事最为先进,刚打赢日俄战争(一九〇四至一九〇五年)。蒋介石到了日本才发现,他必须取得北京兵部的推荐才能进入日本军校就读。他遂束装回国参加考试,以便从浙江省推荐的六十名学生中抢到前十四名的成绩。由于他未在学校修过日文,被认为资格不符。他向校长陈情,声称他在日本时已学会日文,这样才获准参加考试并通过,保送到东京振武学校受训三年。

    在这三年中,蒋介石每天只吃一两碗白饭,“配一小片鱼、一小块腌萝卜”,养成他日后著名的斯巴达式胃口。他在一九一〇年(辛亥革命前一年)毕业,被派到日本陆军野战炮兵团接受为期一年的实习。

    有意思的是,据说经常令中国长官印象深刻的蒋介石,对日本长官却起不了作用。蒋介石在同学之间的人缘并不特别好,而他所隶属的日本陆军第十三师团指挥官对他没什么印象。他只记得有一次邀蒋介石喝茶,这位年轻人穿得整整齐齐,非常有礼貌,留下四个字的法书:“不负师教”。这位军官从这四个字得到错误的结论:蒋介石日后的成功是因为他的忠诚和感恩。

    蒋介石留日期间,通过孙中山的亲信陈其美的关系,参加中国革命运动。陈其美被许多人视为孙中山早期追随者当中最聪明的一位,曾任上海都督,在袁世凯赢了国民党后,陪着孙中山流亡日本,遭到袁世凯重金悬赏捉拿。陈其美戴着一副圆眼镜、有一对招风耳,相貌不似革命党。他和蒋介石同是浙江人,比他年长九岁。批评陈其美的人说,他比孙中山“更懂合纵连横、更善于组织、较少理想主义色彩”,“残暴无情、寡廉鲜耻”,“是上海地下社会的一员”。蒋介石在陈其美的影响下,开始带领一群年轻人每星期天秘密集会,“商讨革命大计”。虽然他嗓音尖、讲话粗鄙,蒋介石利用口才“使听者动容”。如果说他早年参加科考的经验使他厌恶清廷,现在他的新朋友和新发现的政治目标则提供一个替代清廷和西方列强的选择(他觉得清廷和列强都在压榨中国)。革命也使他的熊熊怒火有了宣泄的出口。

    蒋介石利用暑假回到上海法租界革命党人秘密总部工作。看来似乎蒋母已经注定不会抱孙子了,有年夏天,她决定插手。算命师说毛福梅会生下一子,将来会做大官,于是王采玉带着媳妇到上海,要儿子尽传宗接代的责任,否则她就自杀。蒋介石和毛福梅唯一的儿子终于在一九一〇年四月出世,命名为经国,但是在王采玉要求下,在蒋氏族谱里登记为蒋介石幼弟的子嗣——这位弟弟四岁即已夭折,但仍是妈妈的最爱。

嘉善在线微信平台,扫一扫!给您更多的便捷式信息!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网站备案 | 支付方式 | 发票索取 | 咨询投诉      反网络欺诈 | 反网络诈骗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4- JS057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嘉善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