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渐远去的票证
  • 2017年10月01日 http://www.js0573.com 信息来源:嘉善新闻网


  
  ■屠政秋
  手表,在我的认知里,它的作用是“看时间”。我的第一块手表,在我的记忆里,“六年积钱一年等票”,来之不易。
  上世纪60年代中期,我已工作6年,省吃俭用积了100来元钱,想买块手表。可那时是计划经济票证时期,物资匮乏,政府实行计划分配,吃、穿、用等日常生活必需品都是凭票证供应,更何况当时被称为紧俏商品“老三件”之一的手表。
  物以稀为贵,也许有人把手表看作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我出身贫寒,绝无显摆意识,想买手表确实因需要。我毕业后分配在一所公社中学任教,大家知道,学校的作息时间精确到分钟,误点误时就是失职。一节课“复习—新授—巩固”的节奏,都要掌握好,快了,学生接受不了,容易形成知识“夹生饭”,慢了,往往造成拖堂,侵占下课10分钟学生休息时间,影响下一节课的教学。“手表,能帮助我把课上好。”由此我渐渐产生了买块手表的想法,并付诸行动——节衣缩食。
  积攒100来元钱不容易,谁知要获得购买手表的票证其难度也不小,正如人们所言“钱少苦度日,票无买不来”。当时,国产的上海牌手表,造型美,走时准,价格恒定在125元,深受大家喜爱。母亲听别人说上海市区和市郊有供应,但要凭“工业品购货券”购买,就叫我抽空到邻近的枫泾镇亲戚家去问问他们有没有办法。我那亲戚是一个厂的厂长,我想,托他买块上海牌手表估计问题不大。可当我见到亲戚,得知一块上海牌手表要50张“工业品购货券”,而他一个月只发5张券,我心一冷就打消了托他购买的念头。开不出这个口啊,难道要他为了我而好几个月不买一点商品?亲戚知道我当教师需要手表,也明白我的来意,对我说他爱人一个月发4张券,这样加起来,一年内能积50张券给我。我摇摇头说这不行,会影响你家生活。他哈哈笑了,说有点影响,但不大。“就这么定了!”他斩钉截铁地说。
  亲戚怕我因一时买不到表而心情不畅,接着对我说,他到上海手表厂参观过,留给他最深的印象是车间一尘不染,操作一丝不苟,他感到工人尽管很努力,但生产量毕竟有限,需求量实在太大,凭票证供应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见我点点头,纠结的眉头舒展开来了,他又说,建国还不到20年,我国又是人口大国,物资是紧缺了点,但从“一穷二白”发展到现在已不简单,拿手表来说,新中国成立初期,国内无手表制造业,周总理感叹:“什么时候能让我戴上我们自己生产的手表呢?”上海钟表研究师傅听到这话后,更激起了为国争光的决心,经过12次反复试验,终于制造出我国第一块A581上海牌手表,填补了手表生产的空白。第一批上海牌手表在上海第三百货商店销售,上千市民闻讯赶来排队,当天抢购一空。供不应求,所以不得不采取从1962年起采取50张“工业品购货券”购买一块的措施……
  下一年我买到了翘首以盼的手表,欣喜之余,心里总惦记着这次欠的人情债大了,何以回报?再过几年,大概是1974年起,要凭“手表票”供应,“工业品购货券”也不行,而“手表票”,一个百余人单位,一个季度才分到一张,我想如果拖到那时,我那亲戚也束手无策了。
  买块手表这么难,今天的青年人也许会感到迷惑、唏嘘、不可思议,可在那个时期却是一件没有人感到奇怪的事。我国有过长达40多年的“票证时期”,直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票证才结束它的历史使命。
  岁月荏苒,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繁荣、兴旺,是我买手表那个时期不能比拟的,那渐渐远去的票证,已成为我们这一代人的记忆。
嘉善在线微信平台,扫一扫!给您更多的便捷式信息!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网站备案 | 支付方式 | 发票索取 | 咨询投诉      反网络欺诈 | 反网络诈骗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4- JS057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嘉善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