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曹丕的高参吴质不受重用为哪般?
  • 2017年10月09日 http://www.js0573.com 信息来源:新浪历史

    老郑常常想到两个人,两个曹魏的重要谋士。他们各有学识建树,谋略各有千秋,聪明度也不相上下。是对手,又算不上死对头。他们的优点和缺点都十分鲜明,结局是一个被杀,一个抑郁不得志而终。

       是哪两位呢?杨修与吴质。

       客观的讲,杨修的名气大得多,与曹操比智力的几个桥段堪称精彩。吴质的名气要差得远,以至于不少人不知道他是谁。三国英雄璀璨如星空,吴质的光芒显然微弱了一些。但是,这不等于说吴质无足轻重,可以被忽略不计。恰恰相反,他在曹魏的后期,是一个大角色,是小人物在一瞬间便扭转了乾坤。那时候,司马懿也比不了他。

       吴质真有那么厉害吗?

       吴质,字季重。喜欢文学,善于阴谋,曾一度作为曹丕的智囊,为曹丕最终被确立为太子,立下汗马功劳。他还是曹丕的私人朋友,铁哥们。可是曹丕称帝后,并未对吴质有什么过多的赏赐,而且吴质去世后,皇帝给他的谥号竟然是“丑侯”,颇有贬低与嘲弄的味道。莫非曹氏祖孙三代有着卸磨杀驴的光荣革命传统不成?

  曹操是个写文章的高手,自然也喜欢写文章的儿子。曹操的几个儿子,善于写文章的倒有几位。比如曹丕,他的《燕歌行》是出了名的七言诗,而且文学才华也独树一帜。但是和曹植相比,显然差些。曹植当时称为建安之杰,而且言出为论,下笔成章。曹操打败袁绍之后,曾在邺城修建了一座铜雀台,然后让自己的儿子写一篇诗赋。曹植援笔立成,拿过来让曹操一看,的确是好文,因此曹操对曹植格外喜欢。

  因为曹丕想要做曹操的继承人,自然身边要团结智谋之士,只有这样才能与曹植抗衡。而吴质就是这样的一位,谋略出众,做事低调。

       吴质也能写文章,因此曹植对吴质也好,也想拉他加入朋友圈。可是吴质怎么看这位文笔高妙的二公子政治上都有点儿脑残,固敬而远之。他倒是一门心思地的跟着曹丕。被曹丕称为私友,是信得过的谋士。

       其实,他曾经为曹丕做了两件大事,看似轻而易举,却也一举而改变了历史的走向:

  一是——摆平了聪明过人的杨修。吴质做朝歌令的时候,杨修和丁氏兄弟都想让曹操立曹植为太子。曹丕很害怕,就用车子装破竹篓,让吴质趴在里面然后进府议事。杨修忙去给曹操汇报,不好自己去调查。曹丕可吓出了一身冷汗,问吴质咱们如何是好?老爷子知道了还不闹地震!吴质道:怕啥?将计就计,明天你切如此这般……。曹丕依计,杨修果又告状告,结果查之无人,曹丕安然无恙。曹植和杨修不仅吃了个哑巴亏,还从根本上动摇了曹操立太子的初心。

  二是——教曹丕演了一出好戏。一次,曹操将要出征。几个孩子出去送行,曹植为父亲写了一篇文章,希望父亲早一天凯旋而归。曹丕很木然,他知道写文章自己是短板。这时吴质对他说,赶快哭。于是曹丕一把鼻涕一把泪,悲悲切切,让人动容。曹操及其左右很受感动。于是都认为曹植华而不实,酸腐秀才一个;还是曹丕诚实孝顺,可托大事。

       这两个砝码朝天平上一放,曹丕坐定了太子之位,直到顺利当上魏王。您说,吴质凭这分功劳,做个丞相还有跑吗?可是,没有。吴质不但没进曹魏政治核心,还生生给晾到那儿了。

       是吴质得罪了曹丕?还是曹丕翻脸像翻书?

       其实,都不是。是吴质个人的缘故。

  其一,出身低微,交结上层。人们讥笑吴质趋炎附势。尤其是他老家的人,更认为吴质不是什么好鸟。当时的社会是重视门阀的,吴质如果行为检点,必会受到重用。他却依仗曹操父子的青眼,横行无忌,颇有点像当年狂傲的许攸。

       其二,傲视同僚,自取其咎。吴质给曹丕立下了很大的功劳,但那都是上不了台面的,属于阴谋。吴质没有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功劳,也不曾披甲上阵,却屡屡羞辱大臣。黄初五年也就是公元220年,吴质入京师朝觐,文帝曹丕便让很多将军在吴质那里乐呵乐呵,这无疑是拉进吴质和自己手下大将的关系。酒喝大了,吴质忘形,羞辱曹真,便下令叫演员在宴上表演戏弄肥瘦的节目。体胖的曹真身为贵族之将,非常恼火,随即大怒谓吴质道:你要跟我兵戎相见吗?骠骑将军曹洪、轻车将军王忠一旁添油加醋:吴大人就是让你承认是个肥佬,难道您还以为自己是个苗条的身材吗?曹真愈加愤怒,拔刀瞪眼喝道:这个戏伶休想脱身,我要斩了你!吴质按剑道:曹子丹,你只不过是案板上的肉,吴某吞你不用摇喉,咀嚼你也不用摇牙,横什么你横?瘦高的朱铄也起身道:陛下要我等来供你取笑吗?欺人太甚!吴质又将朱烁挖苦了一通。你想,曹洪、曹真是什么人物,曹氏宗亲,军功卓著,得罪他们,焉能不自食苦果。有的人天生就没有高官之命,看似唾手可得,则实千里之遥。

       其三,军功未建,小人得志。吴质在军事、政治上还需要展现才能,前面两件小功无法服众。而且做人那么张扬,曹丕即使想提拔提拔他,他也不能给自己长点儿脸。也许,不是上天不垂顾,是你的造化太浅!

       吴质死后,魏明帝曹睿给他的谥号是丑侯,可见功臣的催悲。古今同理,一个人仅仅会耍小手段不成,有点成绩就忘乎所以更不成,还要有机智内敛的风格、立定朝廷的脚跟和儒雅优良的修行。

       什么叫吴质?无有政治家的潜质者也!

       附曹丕《与吴质书》

       二月三日,丕白:岁月易得,别来行复四年。三年不见,东山犹叹其远;况乃过之?思何可支!虽书疏往返,未足解其劳结。

       昔年疾疫,亲故多离其灾。徐陈应刘,一时俱逝,痛可言邪?昔日游处,行则连舆,止则接席;何曾须臾相失。每至觞酌流行,丝竹并奏,酒酣耳热,仰而赋诗。当此之时,忽然不自知乐也。谓百年己分,可长共相保;何图数年之间,零落略尽,言之伤心!顷撰其遗文,都为一集。观其姓名,已为鬼录。追思昔游,犹在心目。而此诸子,化为粪壤,可复道哉!

       观古今文人,类不护细行,鲜能以名节自立。而伟长独怀文抱质,恬淡寡欲,有箕山之志,可谓彬彬君子者矣。著中论二十余篇,成一家之言,辞义典雅,足传于后,此子为不朽矣。德琏常斐然有述作之意,其才学足以著书,美志不遂,良可痛惜!间者历览诸子之文,对之抆泪;既痛逝者,行自念也。孔璋章表殊健,微为繁富。公干有逸气,但未遒耳;其五言诗之善者,妙绝时人。元瑜书记翩翩,致足乐也。仲宣独自善于辞赋,惜其体弱,不足起其文;至于所善,古人无以远过。

       昔伯牙绝弦于锺期,仲尼覆醢于子路,痛知音之难遇,伤门人之莫逮。诸子但为未及古人,亦一时之隽也。今之存者,已不逮矣。后生可畏,来者难诬,恐吾与足下不及见也。

       年行已长大,所怀万端,时有所虑,至通夜不瞑。志意何时复类昔日?已成老翁,但未白头耳。光武有言:「年三十余;在兵中十岁,所更非一。」吾德不及之,年与之齐矣。以犬羊之质,服虎豹之文;无众星之明,假日月之光;动见瞻观,何时易乎?恐永不复得为昔日游也。少壮真当努力,年一过往,何可攀援?古人思秉烛夜游,良有以也。

       顷何以自娱?颇复有所述造否?东望于邑,裁书叙心。丕白。


      (魏文帝曹丕)

(郑纯方原创,20170928于宁波白杨街,网图选四)

嘉善在线微信平台,扫一扫!给您更多的便捷式信息!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网站备案 | 支付方式 | 发票索取 | 咨询投诉      反网络欺诈 | 反网络诈骗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4- JS057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嘉善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