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动物一起成长可降低过敏可能
  • 2014年04月30日 http://www.js0573.com 瞭望东方周刊
和动物一起

  记者陈融雪

  —专访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主任尹佳

  有研究表明:孕妇和宠物在一起,出生的孩子对动物过敏的可能性就降低; 从小和动物一起成长,过敏性也会降低。所以我们倡导回归自然,国外也是这样,倡导农场生活

  2014年4月7日至13日的“世界过敏周”,主题为“过敏性休克”。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主任尹佳将过敏比作“潜伏在身边的刺客”:她说可以导致过敏的物质无处不在,严重者足以致命,而且随着感染性疾病的控制和国人生活水平提高,这个“文明病”正日益高发。

  作为全球范围蒿属花粉、葎草花粉等多种“中国式过敏”的首报者,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一直被认为是中国变态反应学的奠基者和开拓者。目前,尹佳和她的同事正在推进中国首项针对普通人群的过敏性疾病调查报告。将于6月完成的这项过敏性疾病流行病学调查覆盖中国18个省市区的18万普通人。

  过敏是机体受同一抗原物质再次刺激后产生的一种异常或病理性免疫反应。再次接触过敏原使人体内的肥大细胞释放大量的介质,这些介质可导致全身的小血管通透性增加并扩张,大量的液体瞬间从血管内渗入血管周围组织,引起全身血管内血容量迅速下降,血压急剧下降。呼吸道最狭窄的地方就是喉头部位,大量液体渗出导致喉头部的组织水肿,当水肿阻塞呼吸道时就会出现窒息。

  事实上,除了缺乏普通人群的流行病学调查,中国过敏性疾病特异性诊断和治疗方法都有待于规范。尹佳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专访时,坦陈了她的种种担忧。而对于过敏问题,她强调说,只要回归自然、倡导自然生活方式,就可以减弱过敏原影响特别是削减过敏原对孩子的影响。

  缺乏过敏“大数据”

  《瞭望东方周刊》:随着环境问题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关注,很多市民感觉自己身边的过敏患者越来越多,实际上是这样吗?雾霾等环境污染问题对过敏疾病有怎样的影响?

  尹佳:环境污染对人体的整体机能肯定是有一定的危害,雾霾严重的时候花粉、尘螨、霉菌以及含有宠物分泌物的毛发会更容易吸附在空气中,从这种程度上讲会加重过敏。

  但遗憾的是,我们现在还没有关于中国普通人群过敏性疾病的流行病数据。

  现在我们只有针对就诊患者群体的研究。比如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钟南山院士那里、北京同仁医院以及我们北京协和医院都有针对过敏患者的统计分析。但这样的数据是基于病人的调查,只有基于普通人群的调查才能反映中国人过敏的真实情况。

  好消息是,2014年6月我们就可以填补中国没有普通人群过敏性疾病调查的空白。这个由卫生部行业基金支持,北京协和医院牵头全国18家三甲医院做的项目自2008年开始,对18个地区的18万城市、农村普通人群进行入户问卷筛查。每一个省市计划入户调查农村人口4000,城市人口6000。

  获得初步目标人群后,再由专科医生分别对上述患病人群做临床病史、症状、相关危险因素、诊断治疗情况、病程、疾病负担等问卷调查,同时做十余种过敏原特异性IgE检测和皮肤点刺试验。目前,来自全国成千上万的调查数据正在线向中心汇集,我们正在建设中国主要过敏性疾病的大数据库。

  就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近3年来、20万项次过敏原检测的临床调研,发现过敏患者中吸入物过敏原76%、食物过敏原22%,其他过敏原如药物、昆虫等2%。

  常见的吸入物过敏原18种,包括户尘螨、粉尘螨、蒿属花粉、蟑螂、梧桐花粉、狗皮屑、猫皮屑和烟曲霉等。重要食物过敏原包括鸡蛋、牛奶、花生、虾、谷物、坚果和水果等。

  《瞭望东方周刊》:最致命的过敏病例是怎样的?

  尹佳:最严重的过敏是过敏性休克和致死性急性喉头水肿,可在接触或食入过敏原后出现血压下降或呼吸困难、声音嘶哑和窒息,严重者可危及生命。

  过敏性休克可因药物、食物、接触物诱发,近年在国内外发病都逐渐增高。世界变态反应组织最近向世界各国变态反应学会和组织倡议,将2014年的“世界过敏性疾病周”的主题定为过敏性休克,目的是提醒全世界的过敏医生向所有人宣传过敏性休克的严重性和危害,普及预防和抢救过敏性休克的基本知识,减少过敏性休克的伤害。

  我建议有严重过敏病史的人应随身携带治疗过敏性休克的一线用药,也就是肾上腺素。一项回顾性研究显示:90%因过敏性休克死亡的患者都未及时使用肾上腺素。目前我国多数医院治疗过敏性休克首选注射激素类药物,而肾上腺素是抢救过敏性休克的首选用药。

  但目前我国还没有患者可随身携带的预充式肾上腺素肌肉注射笔,所以我通常让患者随身携带1毫升肾上腺素针剂和1毫升注射器。国内缺少肾上腺素笔主要原因是国外医药公司考虑进口药物注册的时间成本,而国内企业又没有预充式注射装置生产,其实中国临床对这种肾上腺素笔的需求量还是很大的,希望国内有关企业生产,也许是一个医药经济增长点。

  应该回归自然

  《瞭望东方周刊》:“过敏性体质”是怎样的概念?是否存在过敏的易发人群?

  尹佳:能体现过敏性疾病自然进程的体质就叫特应性体质,也就是常说的过敏性体质。这种体质会有家族遗传倾向,血液里的过敏原(某个)特异性IgE也会显示很高。

  随着感染性疾病的控制和国人生活水平的提高,各类过敏性疾病也日益高发。因此过敏从某个程度上来说是种“文明病”。

  发达地区和城市人口的发病比例高于非发达地区和乡村,高收入人群高于低收入人群。欧洲、美国、日本、香港、新加坡的过敏发病率都比我们高。

  有意思的是,100多年前一个美国医生发现,上流社会患花粉过敏的机会远远多于那些终日在田间劳动的农民。那时他就说花粉过敏是“贵族病”。

  所以,我们就倡导淳朴的生活方式,回归自然。国外也是这样,提倡农场生活,提倡孩子和宠物一起长大。

  《瞭望东方周刊》:钟南山院士曾发布研究结果,60%至70%的中国过敏性疾病患者的过敏原是螨虫。关于尘螨防治,有何建议?

  尹佳:尘螨是一种肉眼看不见的8只脚的微小节肢动物,长170至500微米,显微镜下看就像小螃蟹。 它的尸体和排泄物也是诱发过敏的最常见过敏原,轻则引起过敏性鼻炎、过敏性结膜炎湿疹、皮炎等;重则引发夜间咳嗽、严重的哮喘

  我见过一个最厉害的病人,他反复发作喉头水肿,就是尘螨过敏,当他把用了20多年的治疗颈椎病的枕头给我后,病就好了。

  “三月不晒被,百万螨虫陪你睡”,但是晒被子对杀死尘螨是没有用的。尘螨怕热,55摄氏度以上10分钟可杀死尘螨,100摄氏度可使所有与尘螨相关的变应原蛋白变性。用热水烫洗、暴晒、熨斗熨烫等方法可杀螨。零下10摄氏度的冰箱也可以杀螨。

  保持干燥和通风,定期更换床单和枕套,以及在床垫上铺上一层塑料膜布,都不利于螨虫生长。在日常生活中,如果每次抖动被褥或整理衣柜时马上就喷嚏连连流鼻涕;或者在床上、布艺沙发上时出现这样明显的不适症状,就要高度怀疑自己是否尘螨过敏,可以将症状告诉医生,再通过客观检查诊断。

  《瞭望东方周刊》:钟南山院士也有报告指出,我国过敏性鼻炎和哮喘病人的重要过敏原是狗毛、猫毛等宠物毛。关于宠物过敏,有何建议?

  尹佳:对猫狗过敏,可引起过敏性鼻炎、哮喘、过敏性结膜炎、麻疹、特异性皮炎。宠物过敏原主要来自宠物的毛发、皮屑、唾液、尿液和血渍等,多数小于5微米,长时间飘散在空气中,极易被人体吸入下呼吸道,引起哮喘。

  对于过敏者我们建议不要接触动物,将宠物从卧室中转移后,患者症状一般要花大约20周或更长时间才能缓解,因为室内宠物过敏原水平要20周才能降至与不养宠物家庭相当。

  宠物是人类的朋友,我自己也养狗,所以特别关心宠物过敏的病人。我有一个病人就养了13条狗,但不肯放弃“狗宝宝”。对于不愿放弃动物的患者,要尤其注意卧室卫生。把宠物请出卧室,同时进行彻底的环境清洁,搬走地毯和家具、清洗墙面,一般过敏原水平会在1周以内迅速下降。

  也有研究表明孕妇和宠物在一起,出生的孩子对动物过敏的可能性会降低。从小和动物一起成长,过敏性也会低。所以我们倡导回归自然,国外也是这样,倡导农场生活。

  被忽视的染发

  《瞭望东方周刊》:如何排查过敏原?在临床中,最容易被忽略的过敏原是什么?

  尹佳:做过敏原皮肤点刺试验,15分钟可出结果。此外还有些检查,如血清特异性IgE检测、斑贴试验、食物激发试验等,也有助于确定过敏原。

  但是我们要强调结合病史,在确定过敏诱因时不能仅凭一个简单的实验,不能仅凭点刺和特异IgE测试。

  现在有的地方用生物共振和食物Igg特异性检测。国际变态反应组织、美国变态反应学会和欧洲变态反应学会都不推荐用这些方法确定诱发过敏性疾病的过敏原,中华医学会变态反应学会多次在全国学术会议上就这一议题进行过讨论,原则上也不推荐用这两类方法诊断过敏性疾病。

  并不是所有过敏性疾病患者都能找到过敏原。有的哮喘病人症状很严重,但查不出原因,我会让其转到呼吸科继续治疗。有的病人哮喘合并鼻窦炎很严重需要手术,我会把他转到耳鼻喉科。对于医学的事情,应承认自己的局限性,从患者角度考虑,实事求是。

  最常见被医生忽略的问题,我认为是染发,尤其是五六十岁的男性和四五十岁的女性,他们都有自己的原因要坚持染发,并且不愿意讲。一方面医生可能会忽略,一方面患者从心理上不愿意接受染发过敏的可能。

  有的患者染发后立即会有过敏反应,也有的会在吃海鲜和刺激性食物后诱发过敏。所以问病史很重要。

  一个荨麻疹我们都会问发病前两周甚至一个月,患者用过哪些药物,包括食品添加剂。了解病史一定要充分沟通。我们这儿的病人有个共同点,爱吓唬医生。有位来自内蒙古的病人,声称自己对所有的药物都过敏。这时候你不能轻信,仔细问便发现,那人只是对舒肝顺气丸和阿莫西林两种药物过敏。

  目前诊断药物过敏的技术有很大局限性,因此,如果完全相信患者主诉而不仔细询问分析,医生就会被患者吓倒,外地医院的医生可以把病人转给我们,但我们无处可躲,只有面对。我最后经常告诉那些声称自己对所有药物都过敏的患者,让他们以后再见医生时实事求是告诉医生其曾对哪几种药物过敏即可。

  脱敏要有心理准备

  《瞭望东方周刊》:现在说说治疗,有什么特效办法吗?

  尹佳:过敏性疾病是常见病,中国的过敏患者过亿。但长期以来,我们的过敏性疾病患者不能得到针对其病因的特异性诊断和治疗。不仅缺乏流行病学调查和诊治标准,甚至缺乏合法的用于特异性免疫治疗的药物。

  半个世纪前,我们的前辈用进口的过敏原制剂为国人做测试,都测不出来。直到上世纪60年代,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发现蒿草花粉是中国北方地区最重要致敏花粉,以后又做了全国气传花粉和真菌的调查,摸清了全国花粉和真菌的分布情况,奠定了中国变态反应学的基础。

  随后我们又首次报告了葎草花粉,首次诊断了蚕丝过敏、烟曲霉过敏等中国特有过敏原诱发的过敏性疾病。

  通过对葎草等多种中国特有过敏原特性及其鉴定方法系列研究,创建了体外检测人血清葎草花粉特异性IgE的ELISA方法。通过大样本临床试验,评价并肯定了应用蒿花粉、葎草花粉等9种变应原制剂进行皮内试验的临床应用价值,一年前刚获北京市药监局医院制剂注册批准文号。

  在此之前,整个中国除了进口尘螨制剂,在临床上就再无“合法”药物可在临床应用。因此,缺少过敏原特异性体内诊断制剂和免疫治疗制剂一直是制约中国过敏性疾病特异性诊断和治疗的瓶颈问题。

  现在,依据国家药监局变应原制剂管理规定,被批准的变应原医院制剂可在国家药监局管理框架内在全国各医院间调剂使用。这就意味着中国的变态反应临床不再“无药可用”,分散在全国各医院的过敏性疾病患者有可能在家门口用上过敏原特异性免疫治疗。

  事实上,北京协和医院研发的变应原制剂已在全国安全应用了40多年,并以低于进口药物数十倍的价格提供给全国过千万的患者。

  过敏原制剂注射是国际上脱敏免疫治疗的主流。比如尘螨过敏原制剂,我们用尘螨生物提取液,注射后会调动自身机体的能力。这种脱敏治疗被世卫组织认为是“目前能阻止过敏疾病自然进程的唯一有效的方法”。

  以中国唯一获批的进口过敏原尘螨制剂为例,我们研发已获得批准的制剂使用一年需要2000多元,而进口的尘螨过敏原用药则需要7000多元,大约是三倍。而获批之前,我们公益性地给患者使用,一年只需一百九十元,因此可以这么说,我们北京协和医院向全国过敏性疾病的上千万患者,近乎免费赠药数十年。

  《瞭望东方周刊》:对于儿童的脱敏治疗,是否有些不同于成年人的原则?

  尹佳:从安全性及有限性的角度考虑,最好在五六岁以后开始,如果年纪太小,一是效果不能保证,二是患儿表述能力不是很强,无法将自己的不适及时告知家长、医生,等出现严重不适时,很可能无法及时救治而危及生命。

  用协和的过敏原,6岁就可以开始做脱敏治疗。脱敏治疗达到一定的量就可开始减少吸入激素或其他平喘药物的剂量,最终的目的是让患者脱离吸入和口服药物,但脱敏治疗会一直持续。脱敏治疗一般半年至一年起效,但整个疗程需要3至5年时间,因此治疗前一定要在时间、心理和经济上做好准备,中途停止会前功尽弃。脱敏治疗期间无论医生或患者都会面临一些问题,近期即将出版的国内第一本国产过敏原制剂应用指南“北京协和医院过敏原制剂应用指南”将会详细解答患者的疑问,使脱敏治疗过程更安心。

嘉善在线微信平台,扫一扫!给您更多的便捷式信息!
分享到: 更多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网站备案 | 支付方式 | 发票索取 | 咨询投诉      反网络欺诈 | 反网络诈骗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4- JS057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嘉善在线 版权所有